中國攝影在線

                中國攝影在線 首頁 攝影大家 袁夏 查看內容

                攝影,意味著什么?--綠皮火車還是火車上的中國人?

                2016-4-1 10:09| 發布者:zhcvl| 查看:10975| 評論:0|原作者:袁夏

                摘要:攝影,意味著什么?------綠皮火車還是火車上的中國人?袁夏 我們不會問畫畫,意味著什么?因為,那是少數人的事。 我要問,攝影,意味著什么? 因為,這是我們這個星球上當下絕大多數人的事。 只要有一部手機,只 ...
                 

                 

                 

                 
                攝影,意味著什么?
                ------綠皮火車還是火車上的中國人?

                 袁 夏

                 

                我們不會問畫畫,意味著什么?因為,那是少數人的事。

                我要問,攝影,意味著什么?

                因為,這是我們這個星球上當下絕大多數人的事。

                只要有一部手機,只要你被手機里無論是廉價的還是有些貴重的“魔鏡”吸引,時不時或者不停地透過這個“小孔”去看世界,你不必再在那些專業攝影師完美的攝影作品前自卑,大可以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呈現帶著你的氣息的“世界”。
                 

                有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有一萬個喜歡攝影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種拍攝動機。
                正如,一千張嘴,會有一千種以上不同的說話方式。

                攝影,野性生長的最具有生命力,因為沒有條條框框。不可否認,攝影,正被更為廣泛的人群,一點點帶出攝影這個固有的“圓圈”地盤之外。心靈無可限量,攝影也就無可限量,攝影,再不是整天只知道“攝影攝影”的專業人士的特權了。

                世界,并非美好得無懈可擊如嚴重泛濫的唯美影像那樣,于是,紀實攝影,給予了一些懷抱社會使命的拍攝者重要的存在空間。

                即便是紀實拍攝,也因出發點不同而全然不同。是因為內心驅使一定要去拍攝如呂楠老師的《西藏
                 四季》,還是因為題材沒人涉獵而去填補空白,抑或還有更多的人,僅僅因為別人拍了什么就去拍什么......此三種甚至還有更多種的拍攝出發路線,呈現的影像截然不同。

                當然,“為什么出發”,已彰顯出你的生命處于什么樣的維度與層面。人的一生其實是在和自我和解、與自己的困惑和解而尋找答案,在自我的局部世界發現世界的局部,你所拍攝的,看起來是西藏牧民,但也是人類最原初的生存方式,人與人,人與自然,被擱置在一輛裝滿物欲呼嘯而來的時代列車之外的原生狀態的人,F代物質文明徹底地改變了人類古老的存在方式,也改變了人類原初的美好天性。物質文明帶給我們的究竟什么?我們真的需要這么多嗎?人性,如何在無法填滿的缺口中,漸漸泯滅且無法復歸的......

                還有一種,是最近連州獲獎的錢海峰的《綠皮火車》。也許,作者開始還只是當做一個題材去拍攝,但是,隨著他真正走進這些人群,東南西北,一趟又一趟,看到的東西就不一樣了,越來越多無法言說的一切在一個個開放的畫面里堆積,而非像王福春老師的《火車上的中國人》那樣,帶著強烈的主觀意愿:讓他們被看見,分享給無法見到這一切的人們,但是,是一個一個的表象,也是王老師那個時代紀實攝影者普遍的本能的根深蒂固的紀錄方式,也就無可爭議地得到幾乎所有人的認同。那是只有“一股風”的攝影時代,大多數人豪無抵御能力地被感染并接受了這種似乎唯一的影像采集與表述態度及方式。雖然,也紀錄了那個時代蕓蕓眾生,但是,說更深地觸及了人性,還沒有。

                《綠皮火車》,是一個外行攝影者高于內行的自發自覺拍攝行為,絲毫沒有大多紀實攝影者 為民立言、為民請命的自以為是與自命不凡,我能感受到這只鏡頭的悲憫、不忍、羸弱與人性光芒,這些在快門扣動的剎那,溫和地而不是強暴地抵達他目光中的對象--綠皮火車上的蕓蕓眾生,始終,彌漫著深沉的愛與慈悲。

                《綠皮火車》這題目,非常謙遜,把自己置于一個不為人注目的地方,遠遠地、靜靜地打量這輛穿行于一個國度的丘陵、原野、城市、鄉村的這樣一個又長又吵又可以把人從這里帶到那里的“冰冷”家伙。即使是這個國家,更多的人坐上了越來越快、越來越漂亮與舒服的高鐵,這些人們,依舊因荷包的原因只能被動地選擇綠皮火車。

                對于60-70年代出生的中國人,綠皮火車是童年和青年時代久遠的記憶。今天,我們這些人大多坐上了旋風般的高鐵與更高更快的飛機,我們甚至淡忘了綠皮火車,因為,這一個階層基本不在我們的視野里了,也很少出現在媒體公共空間,我們去擁抱而且愜意地過著自己更為美好生活,忘記了大學時代曾經上不了火車被人從窗口塞進去;畢業那年成都到廣州,三個白天兩個夜晚,人擠人地坐著,那里都是胳膊后背腰與屁股,還有的人,一直站了60多個小時,左腳累了抬起一會兒,再放下去就沒有地兒擱了......我們忘了......我們不愿意想起,我們已經過上了更好的生活......

                最近一次坐綠皮火車,是幾年前佛山到貴州,如果高鐵通了,我們絕不坐綠皮火車。所有城市在電視上光鮮無比,但幾乎沒有城市把鏡頭對準過自己的火車站,尤其是老舊的。大南方,七月流火,享受慣了空調的我們,著了火一樣,候車室沒空調,只有大風扇,嘎吱嘎吱轉著越來越熱的空氣,夾雜著廁所的味道......而且晚點......密集的人頭一個方向地望著進站口,企鵝一樣,只是沒有企鵝涼爽,你的汗味兒夾雜著我的混雜在空氣里,優雅,在這個世界從來沒有聽說過......如果,不是在這樣的環境里呆過哪怕幾秒鐘,你也想象不出機場高鐵站高大上之外還有這樣的蕓蕓眾生。

                王福春老師的《火車上的中國人》應該是基于此而紀錄的,讓艱辛的民眾被看見!

                攝影圈的人都看見了,但是,也只是攝影圈。今天,綠皮火車乘客的境遇依舊值得改善,尤其是國力越來越強的中國,為什么,不能讓人們舒服又有尊嚴地候車呢,在自己的城市,自己的國家。當然,我們操過了心......

                錢海峰的《綠皮火車》,似乎越過了這道墻,他沒有王福春老師強烈的直接的擔當,沒有讓蕓蕓眾生的艱辛被看見被改善的述求,他只是平和地呈現,綠皮火車上更為豐富的存在,這一階層的存在。

                如果,你想看“點到為止”一眼便明白的照片,就看《火車上的中國人》,無需再想象什么,一切就被框定在里頭,最多是贊嘆:哎呀,看看,他們多么艱辛與不易啊......

                如果,你想看看“綠皮火車”這口深井里有什么,就該看錢海峰的照片?赐,你有說不出的感慨,但是很難描摹出個一二三來,這,就對了?梢钥隙,要拍攝物流快遞,肯定是身在其中的人比什么攝影大腕拍得更好,手機就可以辦到。大腕拍攝的是題材,他們拍攝的是他們自己,沒有被攝影約定俗成框死的人本能的對身邊世界本真的紀錄,跟大眾認同不認同沒有絲毫關系。好在,《綠皮火車》被連州“聚焦”出來。

                今年,連州的評委們,拉響的,實際上是對中國由來已久的約定俗成的“醬油味兒”十足“攝影風”的一次“轟炸”,貌似偶然,實則蓄謀,剛好,錢海峰迎了上來,策展人唐浩武迎了上來。中國紀實攝影,從王福春,到錢海峰,向前走了一步,不只是簡單的題材類比,是很多,方方面面的向前推進。

                攝影,在萬象中找到了回家的路,籍由一個業余攝影者的開示。錢海峰,不必害怕人們追問,就是這么拍,人們要怎么看,怎么評,那是他們的事,千萬,別把自己混進攝影圈里來,那樣,你會從此遠離自己,雖然,離名聲近了。

                站出來的反對者,無疑,還夾在攝影的“橫也是圍墻豎也是圍墻”的“擁塞”里了,沒有自己,只是不斷地在確認攝影約定俗成的“這些那些”,而“這些那些”已經滯后了多少年的觀念......你卻,一直在用這些來看世界,帶在自己最為本能的“心靈眼睛”上......攝影,說大一點,生命,要往前走,必須粉碎些東西,不必討好任何人,忠實于自己,不裝,不賣巧。攝影,包括任何藝術,不是技術層面的活兒,是生命經驗,是生命寬度,是對時間對世界的認識這個生命底色上執著而倔強開出的“花”,是分享自己生命潛流里最樸實的感動。

                慚愧的是,因些原因今年并沒能親臨連州現場觀展,前兩天沒時間更多的是,不愿湊熱鬧跟風熱議這個話題。只是,影像無孔不入的網絡時代,錢海峰的《綠皮火車》開進了我的視野,碰巧有一上午時間,把心里的想法自然而然流淌出來......

                無論時代如何更迭,人之人性,是永恒的,觸動人心的。所謂經典,是經得起時間淘洗的,可以越過時間之門,于人們的內心暢通無阻。

                生命,是川流不息的河,攝影,想用某個片刻凝固所有而非那一刻,其實,是不自量力,但是,真正了不起的攝影者,確實做到了。

                科技發展到今天,為攝影提供了最為遼闊的土壤:所有藝術門類中大眾參與面無與倫比的廣泛。

                更多的高手,在民間,
                挖掘大眾傳媒之外世界的存在狀態。


                英雄,莫問出處。


                2015年12月3日 于佛山






                感謝策展人唐浩武先生發來了2015連州攝影展“刺點”大獎《綠皮火車》展覽全部作品。
                分享給未能觀看展覽的朋友們:


                錢海峰攝影作品《綠皮火車》策展前言

                 

                          唐浩武 
                 

                今天的攝影越來越被方法所左右,純粹觀看的直接攝影似乎被許多當代攝影人所不屑,有些新的攝影樣式對當下社會問題的揭示與批評也越發象虛以委蛇或隔空擊掌的游戲。而錢海峰則是個另類,作為一個飯店電工,他以一個背包客和攝影發燒友的身份,以綠皮火車這一平民化的出行方式為觀看半徑,用鏡頭直白地記錄靠綠皮火車這一出行方式維系的普通百姓及其生活方式。他的大量而豐富的行走記錄,還原了被主流觀看所無視的邊緣化生存的現狀。綠皮火車被逐步退出歷史,則無疑忽視了這部分人群的需要。同時錢海峰的《綠皮火車》無疑給沉浸在“小時代”夢境的我們兜頭澆了盆涼水。                    

                 

                 

                 

                 
                 

                 
                 

                 
                 

                 
                 

                 
                 

                 
                 

                 
                 

                 
                 

                 
                 

                 
                 

                 
                 

                 

                 
                 

                 
                 

                 

                12345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少妇三级主全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