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

                中國攝影在線 首頁 攝影大家 袁夏 查看內容

                公民旗幟下的紀實攝影

                2016-3-31 16:31| 發布者:cpnoz| 查看:2180| 評論:0|原作者:袁夏|來自:中國攝影在線

                摘要:第一眼看到博聯提出"公民紀實攝影"這個響亮的概念,覺得夠狠,暗自叫好。公民紀實攝影,豪不含糊甚至旗幟鮮明地表明攝影主體的公眾身份,是普羅大眾而不是技術身份或者職業身份(比方大家所熟悉甚至敬仰的"攝 ...

                第一眼看到博聯提出"公民紀實攝影"這個響亮的概念,覺得夠狠,暗自叫好。

                公民紀實攝影,豪不含糊甚至旗幟鮮明地表明攝影主體的公眾身份,是普羅大眾而不是技術身份或者職業身份(比方大家所熟悉甚至敬仰的"攝影家"或"藝術家")。這樣,足已將龐大攝影陣容中黑黑壓壓的人頭方陣里的一群人,分開來。這些人的共同之處是拍攝動機的普遍一致性,緣于公民意識不同程度地覺醒。當然,這需要時間,有的人會發現歸宿般地走進來,有的人,也還會發現站錯位置而走出去,這都非常正常。

                紀實攝影,有如困于大眾所理解的攝影模式中一只難見天日的"蛹","公民"如普照到它身上一束強有力的光,將其價值從暗處浮現出來,而且足已成全紀實攝影成為"脫繭之蛹"。我 想,沒有什么能夠讓紀實攝影聚集在"公民"這面旗幟下,更有時代意義,更有生命力了。

                公民紀實攝影,也許應該成為博聯一面高高飄揚的旗幟,或者說中國紀實攝影的大旗,在觀念攝影占據展覽與拍賣市場、沙龍攝影依然是攝影專業報刊半壁江山、廣告美女影像搶占網絡與街頭而紀實影像則在被有限的攝影精英們挖掘完邊緣題材后被認為老土與過時而變得越來越沉寂的態勢下,殊不知,一只龐大的攝影群體在人們的視線外本能地涌動,他們一直在進行非主流的拍攝,影像既不好看也不那么討社會從而贏得媒體注目,而且大多數人也沒有一個持久的拍攝主題,相對主流而言,將其比喻為暗流,也許更恰當。

                公民紀實攝影的提出,是一次集結,將真正同時關心公民又關心攝影的人,從龐大的攝影群體中逐漸分化出來。這些一直廣泛、深刻而又日常地參與社會生活的人們,默默無聞地行走在現實里拍攝,并在拍攝中表明自己的道德立場與價值趨向以及自由思想,踐約著紀實攝影的基本精神,不為展覽不為出版更不為拍賣,僅僅出于公民的一份社會良知。

                公民紀實攝影,觸動人們去思考什么是公民?什么又是公民的權利與義務?一個人,無論姓什名誰,無論處于哪個國度,公民,是他(她)的第一稱謂與身份,而且同時是一個城市一個地區一個國家乃至地球的公民,關心城市關心國家關心地球 ,就是關心自己 。紀實攝影,不過是人們打量世界思考世界并將其呈現出來的方式之一。數碼時代,越來越多的人通過手中的鏡頭在世界萬象中尋找作為這個時代的基本價值與人類普世價值和諧與不和諧的影像,拍攝下人們司空見慣的圖片以外的離生活非常親近的影像。資訊高度發達的今天,解決技術層面的問題并不困難,誰都能舉起手里的相機就能截取現實的一個片段。問題是,紀實攝影者站在什么樣的公共性角度,去以警醒、自覺、激進的姿態,用一種"開放"的表達方式去承載對于現實的思考和感悟。在包容與多元中,的確肩負著批判的"立場"。無論負面的批判還是正面的嘉許,皆出于對這個世界的深愛,通過影像呈現問題的方式,傳達紀實攝影者對于當下社會某些層面的思索。

                我理解的公民攝影,應該是全民站在公民的立場用沒有什么門檻的影像來表述自己對世界對社會的看法。公民之門,是大開的,公民攝影之門更是。圈外人士拍的照片內涵重于形式與圈內人拍攝的片子正好相反,挺有看頭,也許,吸引更多的人參與才談得上公民攝影。所以,技術一定不能成為限制,一張有分量的歷史照片是輪不上談什么技術的,關鍵看表達的是什么。脫掉"藝術家"的偽裝,真正意義貼近生活真實記錄現在的一切一切......!法國女攝影記者將傻瓜相機發給印度紅燈區的孩子們,讓他們去拍攝他們的家庭與身邊的一切。那是完全不同于受過影像浸泡的人拍攝出來的東西。沒有人能夠拍攝到那些看似平淡但力透紙背的影像。所以我覺得,公民攝影應該是全社會無論專業的還是業余的拿相機的人的共同的事,也就是說公民的事,不是某個些個小群體的事情。

                我理解的公民紀實攝影的大部分影像,看起來沒有人們見貫了的攝影作品那樣在形式上有板有眼,更不是視覺快餐,而是值得人細品與咀嚼包含著這個時代豐富信息的當下社會片斷,是中國高速發展時期社會生活千變萬化中活生生的瞬間,與人類生活有著密切而又新鮮的聯系,在呈現壓抑與希翼、在苦難與歡愉、在寧靜與高揚、在人性善與惡等等影像的背后,呈現的是攝影者所思考的現實社會某一個層面的本質,揭示的顯然也不只是不某一對矛盾沖突。時代正在不可逆轉地墮為"圖像時代",世界有被圖像化的危機,那些技術化的光影構成了影像的異化,遮蔽了現實。在視覺縱欲的圖像時代,我們如何與活生生的生活境共存共生呢?這是個問題。紀實攝影,讓我們在"圖象時代"觸摸到現實的真切,并把生活場景中攝者個人內心體驗通過影像捕捉的方式呈現出來,提醒人們關注當下人的生存現狀,思考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人與歷史等活生生的聯系。這些影像,如一滴水珠,來源于現實世界,同時折射這個世界的方方面面。

                公民攝影,應該不僅僅是指一種紀實攝影,而應該成為攝影賦予攝影者的一種權力和義務,一種對社會的責任與良知。期待公民社會的早日建立,這與每個公民的 公民意識覺醒關系重大。如果僅僅以公民攝影去呼喚公民意識的覺醒,社會也夠悲哀的,而且攝影也無法偉大到擔當如此重大的社會責任的程度。但是,我們并不就此退縮,我們愿意在社會公民化進程中,讓相機一天天站在公民的角度與立場去看周遭的世界,期待越來越多的拿相機的人站在公民紀實攝影的旗幟下。無論是不是藝術家,都是公民,放棄公民身份或者自認為是高于公民階層的所謂藝術家,他的藝術來源于何處又歸與何處?

                我們期待,公民紀實攝影在參與、反映、解剖、批判社會現實生活所表現出來的獨立、自由、廣泛、多元、深入而成為攝影術"民主化"屬性中最務實、最有價值的部分。公民紀實攝影不只是一兩次的展覽,而是一個持久的過程。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少妇三级主全黄